当前位置:主页 > 人力资源 >

行业融资新渠道——铁矿石融资调查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4-02-26 15:03

近年来政府三令五申要对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紧缩信贷,导致很多钢厂和贸易商一直为资金周转苦恼不已。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随着去年7月铁矿石进口资质的“解禁”,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转向了铁矿石融资。

  这正是在整个钢铁行业需求萎靡的背景下,铁矿石港口库存与进口却一路狂飙的背后推手。

  据统计,截至2月21日,中国41个主要港口的铁矿石库存激增至1.072亿吨,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同时,今年1月铁矿石的进口量也创下了历史新高,至8683万吨。然而,中国钢铁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粗钢的产量环比下滑了约2%,钢材价格指数也已经跌至2009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

  进口与产出互为矛盾,如何理解这一背离?

  在岸+离岸融资链条

  “目前1亿吨的港口铁矿石库存大约3000万吨是铁矿石融资进口,主要是钢厂和贸易商通过开立信用证进口远期铁矿石需求,然后从银行获得融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种情况特别普遍。银行对国际贸易的授信额度态度较开放,门槛也较低,铁矿石正代替铜成为新的融资工具,融资属性不断增强。”一位华北地区的铁矿石贸易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以一船进口铁矿石平均10-20万吨计算,货款价值约在1-2亿人民币。通过这种融资进口操作,企业可以获得2个月左右低利率的现金流。

  这位贸易商给记者解释了整个操作流程。

  首先,国内的钢厂或贸易商A与离岸公司B签订进口合同,然后在国内银行开立承兑日为90天的美元信用证,以离岸公司B为受益人。开设信用证缴付的保证金视乎公司资质背景而定,如果资质好的企业可以免保证金,最多为货款的15%-20%。然后离岸公司B凭借自己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即主证,在离岸银行抵押开出背对背信用证,也即子证。子证的受益人为铁矿石第三方供应商。铁矿石供应商在审核完信用证子证后,按规定发货,开出汇票,并在信用证有效期内要求离岸银行垫付货款。离岸银行付款后再将汇票和货运单要求国内银行支付。在90天到期后,国内银行通知国内钢厂或贸易商付款。

  一般来说,企业通过远期信用证可以购买保税区的准现货或正在运往中国的在途货,用一周左右时间完成相关手续。然后通常有两种操作:一是在拿货后迅速脱手套现,这样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窗口使用这笔资金;二是B公司取得信用证后在境外直接贴现,以相对低的成本融入外币或人民币资金转回境内。

  贸易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1亿人民币的信用证为例,扣除2%左右的利率和财务费用,企业可以获得9800万元的净现金流,而这部分已变现的资金将在90天后,偿还给银行之前为其垫付的货款,但在此期间,企业的这部分货款就相当于一个短期贷款,利息成本在3%,远远低于国内8%的水平。

  由于大部分公司的国际贸易计价结算货币都用美元,所开的信用证也是用美元,在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的情况下,等到90天期限将满还款时,A公司还可同时获得汇兑收益。

  换言之,这一操作对于钢厂几乎是一举两得:既可用较低的成本获得短期融资,又可套汇(美元兑人民币持续贬值)。

  “目前如此操作的大多是中小型钢厂,这些企业缺乏资金周转,很难从正常渠道获得银行贷款,这种情况从去年年底开始越发严重。同时,这种进口融资可以帮助企业减少资金占用,抵御市场波动风险。在进口资质放开以前,很多国有大型钢厂旗下的国贸公司都帮这些小钢厂做铁矿石进口代理,代理费用为1%左右,同时将这笔套出的资金贷给小钢厂并收取高于银行的利息。现在越来越多的民营钢厂通过自己注册的境外离岸贸易公司来进行融资操作。”一位民营钢厂人士透露。

  坏账风险隐忧

  业内人士认为,和之前被高盛称为中国“雷曼时刻”的融资铜相比,融资铁矿石大部分以真实贸易为背景,且不存在所谓的“滚动信用证融资模式”,即数家贸易公司把同一笔货物仓单空转获得循环融资的模式,风险相对可控。然仍有银行业人士担心在铁矿石价格下跌预期较强以及人民币贬值压力下,不断扩大的铁矿石融资进口规模会对境内银行造成一定的坏账风险。

  “由于大宗商品受宏观经济周期影响比较大,一旦铁矿石价格波动,存货价值存在下跌风险,和融资铜相比,虽然铁矿石的融资杠杆比较低,但由于铁矿石在二级市场的流动性较差,对银行压力测试仍然会产生一定的风险。铁矿石虽然单价低,但是整个市场的贸易规模仅次于原油,对整个银行??家诸蜀宁表示。

  据海关总署的统计,2013年,全球一半的铁矿石出口到中国,进口量达到8.19亿吨,总价值高达6384亿元,在大宗商品中进口总值规模仅次于原油。按2月21日天津港(600717,股吧)62%进口矿价格为122.4美元/吨(普氏指数)计算,较1月3日135美元相比跌幅已达9.3%,3000万吨的港口铁矿石库存,存货价值不足两个月已蒸发3.78亿元。

  “针对价格波动,银行通常会设定相应的风险补偿机制,如果铁矿石价格下跌超过一定幅度,银行会要求企业追加保证金来降低风险。”一位银行高管透露,并表示该行目前将整个钢铁产业链上下游的直接贷款都归类为“限制类”,而相比之下,国际贸易融资授信会相对宽松些。

  随着铁矿石进口资质的放开,中小型民营钢厂通过自己注册的贸易公司代理进口铁矿石,俨然已经成为了行业潜规则。

  “一般来说,公司注册信息上看完全不相关,但是其实背后控制人是一家公司。为了从银行开具信用证,这两家公司通常会签订销售合同,但银行很难辨别其中的真伪,监管难度比较大。”上述银行高管坦言。

  他表示,对于这种信用证融资,银行并非不知情,但国际信用证属于贸易授信,为银行的表外业务,风险相对可控,而且这些业务本身没有违规之处。同时银行向企业收取保证金、开户费,并赚取美元兑换的差价,利润很丰厚,所以银行开国际信用证的条件很宽松,而且鼓励向优质企业开展国际信用证业务。

  “我们几乎不需要任何保证金就可以从银行获得一船货的信用证。”一家知名外资铁矿石贸易商告诉记者。

  据上述多位贸易商透露,目前国内四大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如兴业、平安、民生等都有铁矿石进口融资业务,境外的香港汇丰、新加坡大华、华侨银行在这块业务也增长得非常迅速。

  这种在岸+离岸的操作模式通常在中国香港、新加坡和日本进行,其中以香港操作最为方便,一万港元就可以注册离岸公司享受一条龙服务。日本的利率最低,但操作相对复杂。记者曾致电香港汇丰银行咨询进口贸易融资业务,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是有经营大宗商品贸易业绩的公司,可以凭授信额度获得信用证,但如果是新客户就需要提供最近三年的财务报表。

  内外矿价倒挂

  “这3000万吨的进口铁矿石使国际库存转成国内库存,进口量的意外大幅增长让市场对"中国因素"推动的铁矿石需求增长信心有所恢复。然而国内市场供应增加使内矿价格不断下跌,内外矿价格形成倒挂。”多位贸易商向记者透露。

  按2月24日进口矿价120美元/吨计算,加上17%的增值税和30元每吨的港杂费,再按8%水分换算,每吨到港成本大约为826元左右,但港口现货售价在820元,一吨亏损在1美元左右,一船10万吨的货账面至少亏损10万美元。

  “铁矿石市场目前需求不算太差,大多钢厂三四月份会恢复生产,对铁矿石需求有所支撑,而且澳大利亚和巴西的供应量在这期间通常因天气因素有所减少,铁矿石在6月以前会在120美元水平徘徊,但到了下半年因供应增加,有机会回落到100美元以下,”CLAS大宗商品首席策略师IanRoper表示,并预测明年底矿价有可能下探80美元水平。

  “矿价虽然下跌风险较高,但暂时还没有迹象显示市场短期会面临恐慌性抛货。市场在"金三银四"有强烈拉涨的意愿。”资深分析师张佳宾表示,并预测今年铁矿石均价为120-125美元。

  此外,人民币改变单边升值预期也对这种融资模式能否持续带来一定影响。在上述操作中,很多企业押注人民币单向升值,在结汇成人民币后,并不锁定远期汇率,而是保留敞口,在博取利差的同时还可以享有汇差。市场人士担心,一旦人民币确定进入贬值周期,企业会面对人民币兑美元汇差缩窄而重新权衡融资成本。


  • 上一篇:2014两会将部署多领域改革
  • 下一篇:6家钢企遭环保部点名批判
  • Copyright 浙江喆品贸易有限公司 http://www.zpmychina.com 浙ICP备11052013号-1